餐边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边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IT人时髦说话方式

发布时间:2020-07-24 10:59:48 阅读: 来源:餐边柜厂家

“Hi,你好呀!Thismorning,我们对你的case进行了discuss,我们发现,这对我们没什么benefit。所以我们不能不遗憾地告知你:与这件事相干的所有Project都将被cancel掉。”这就是目前最为引人注目的中国IT人时髦的、标准的说话方式。1点点发腻的普通话,加进些港台明星半是梦呓半是撒娇的腔调,再配之以生动活泼的手势,最重要的是,要在话语间夹杂些英语单词,只有如此,才能表现出身处中西结合处搏击IT浪潮的绝世风采。

也难怪绝大多数本土纯粹的中国IT企业(非外企)在招聘新员工时都要求英语水平最少在4级以上。要不然,真的是很难适应这类说话方式。而一般采取这类方式说话的人,都是IT业中的精英人物,可称为“IT双语阶层”。这个阶层的人是中国最为确切的白领,丰富的薪酬、特立独行的社交圈子、领导潮流的穿着、绝对的英式名流风度,固然,最重要的还是这说话方式。我在中国IT业内混的日子也有一段日子了,但始终没能真正的溶进去,个中缘由直到现在方才明了:我的单词量太少,对一些时兴的东西领会力又太差。

我的上司有一次与我谈话,他的眼光悠远,望着前方一种其实不存在的风景,腔调不无沉重:“事实证明,Download现在已不吃香了,Portal也正在逐步衰败。ISP与ICP都没有甚么很Power的招数了。MyGod!我们的前程究竟在哪里?Pageview、Impression,我们真正缺少的是如何让访问者Onceagain的内容与情势。”

我迷茫的眼光让他很不解。所以他不时地要在说话的中间加上1句:Areyouclear?或是中国话“你懂不懂我的意思”?我只好连连点头:“听着呢,懂啦!”

事实上除MyGod之外,我听得都含糊得很,不能全怪我的听力不济,他的英语浓重的中国南方accent也很让我迷惑。我很奇怪,之前碰上这类值得他喊“MyGod!”的情形下,他通常都是说一句“我操”的,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变了语种。

不过一样的情形下,有时候他也会说“bullshit”棗这个词的意思我是在似懂非懂地看了许多部流行的好莱坞电影以后,才猜到它的意思的。初时总听作burnshit(燃烧的大便),后来经点拨才知道是“公牛的粪”,引伸为1句含义极广的宣泄不满的话语。后来我乃至想象之前在芝加哥公牛队打球的乔丹皮蓬罗德曼一定对这个词极为痛恨,由于每当他们失误时,极有可能听到满场齐喊“bullshit”!就像在中国足球“假A”联赛时某人偶然进球了满场球迷齐喊“XXX真

牛X”一样。

每当与以这类方式说话的人打交道,我的内分泌就会极不谐调,伴随的固然是情绪的极不稳定。所以无形中与那个群体就更加疏离,这也表明我在这个圈里不会有太大的出息。中国人的母语与计算机的母语相差太远,所以计算机的普及很大程度要以英语的普及为条件。不幸的是,伴随着IT先进技术的卷入,我们的语言也正遭受着一场洗劫。成心无意间,在正式或其实不正式的场合,他们都那样说话。唯其一本正经,更显恶心本质。

我倒是很欣赏“双语混合使用”所带来的不同一般的喜剧效果。

比如初中学英语时流传甚广的一则顺口溜:

Father和Mother,你们身体都Good。

Today我们考了试,English不及格。

This不能怨我懒,Only怪这题太难。

还有一个挺着名的个人主页“大胖子的空想空间”(这个空想空间也许是互联

网上最大的一个游戏攻略库),大胖子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大胖子娶了贤慧的LADY

大胖子娶了贤慧的LADY

而且有了自己可爱的BABY

遗憾的是缺少无尽的MONEY

即使如此我整天仍然非常HAPPY

互联网络这家伙实在让我很CRAZY

竟然有那么多东东需要去好好STUDY

可接下来不能不面对一名强劲的ENEMY

那就是要让大胖子的本性不再如此的LAZY

这都是灵性的舞动。明摆着开玩笑用的,所以更显高妙,让人轻松很多。面成对它的时候,你会发出会心的微笑。但如果你在正儿八经的说话,出来的却全是笑料,你会怎样想呢?

该说英语的时候说英语,该说汉语的时候就说汉语吧。但恐怕“IT双语阶层”的人该说英语的时候吞吞吐吐,要说汉语又怕自己浓重的乡音被人笑做老土,所以自创1门语言,也就构成了一个没法做适当而公正评论的怪圈。其实想来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了,也就是“IT时期的洋泾浜”而已,和当年在上海港边扛大包的买办们的交际手段并没有本质区分。

癫痫病如何换药

贵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

相关阅读